友站: 十方水晶館  沉香商城: 請點這裡  提供意見: 留言板
你好,各位網友 登錄 註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文章 - 莞香、瓊脂——交相輝映的「國香雙星」

莞香、瓊脂——交相輝映的「國香雙星」

[日期:2015-03-26] 來源:南方日報  作者:佚名

莞香、瓊脂——交相輝映的「國香雙星」

  中國是沉香文化的發祥地,也是沉香的主要產地之一。在國內,沉香木主要分佈於廣東、海南、廣西、福建、雲南、台灣等省區,其中又以廣東和海南最為集中。廣東出產的「莞香」與海南出產的「瓊脂」,都曾冠絕天下,在世界香料史上留下赫赫美名,可謂是中國國產沉香的「雙子星」。筆者日前採訪了廣東省沉香協會的專家,請專家為我們講述這兩種「國香」的千古傳奇。

  莞香精品為何稱為「女兒香」

  東莞寮步,如今是一個典型的珠三角工業鎮。寬闊的馬路邊,各種電子產品製造工廠鱗次櫛比。有多少人能想到,在400多年前的明朝萬曆年間,這裡的空氣中每天都瀰漫著莞香的味道。無數的莞香在這裡交易,再從香港出海,分散到東南亞乃至世界各國。莞香因而得以和茶葉、陶瓷等成為同期出口海外的名貴貨物。史學家羅香林曾考證,「香港」之得名,即因其為運香販香之港。屈大均在《廣東新語》裡,則這樣形容當時寮步鎮莞香交易的盛況:「當莞香盛時,歲售逾萬金……故莞人多以香起家。」那時的寮步香市,與廣州花市、羅浮藥市、廉州珠市並稱為「廣東四大市」。

  專家介紹說,和香料交易比起來,東莞種植莞香樹的歷史更為久遠,莞香的名字,也正來源於東莞。史料記載,莞香樹在唐朝時便已傳入廣東,宋朝普遍種植,其中以東莞最為集中。清末史學家陳伯陶編纂的《東莞縣志》記載,「莞香,先辨土宜,土宜正者。白石嶺、雞翅嶺、百花洞、牛眠石諸處亦不失為正。」

  自明代以後,東莞有不少村莊都以種香、制香、販香作為主要經濟來源。時至今日,東莞還有不少地名與莞香有關——比如雞翅嶺村的香仔園,金桔的白芽香、百花洞村的香角等等。

  專家告訴筆者,莞香樹一般種子落地後即可自長成苗,香苗一次移植成活率低,須二次或三次假植才能形成宿根,豐富其根系後再到目的地根植方可成活。莞香樹生長約八九年後,香農便開始在樹上鑿口「開香門」。其具體方法是:在距離地面1.5到2米的樹幹上順砍數刀,刀口深約3到4厘米,待其分泌樹脂,經數年不斷積聚,即可割取。

  每年農曆十二月,是鑿采莞香的季節。採下的莞香依照品質優劣可分為四等。其中「白木香」是第一次鑿采的莞香,品級最低。第二年、第三年從舊香口鑿出來的香塊叫「蓮頭香」,這種香有少量木質花紋,沒有香油質,價格比「白木香」高。老香樹的樹頭,有豐富的油質,把它大塊地鑿下來,再精心將無油質部分剷去,留下油質部分便為「沉香」。最高品質的莞香則成為「牙香」,鑿自多年開採的老香樹,富有油質,香農精心地將其鑿成一條條馬牙形,如手指大小。「牙香」的價格比「蓮頭香」高幾倍,是莞香中的精品。

  「牙香」還有一個別名「女兒香」。這個名字來自於一個在東莞流傳數百年的傳說。古時,東莞種植香樹的人,等莞香樹長大後,就把它連根挖出,洗曬成塊狀後出售。因為莞香全由少女們洗曬而出,女孩兒們心細且害羞,常將最好的香塊偷藏懷中,以換脂粉。後來,人們便將香中極品喚作「女兒香」。

  過度索取曾讓野生瓊脂險遭滅絕

  與莞香一樣,海南沉香也經歷過為名所累,因過度索取而由盛轉衰的歷史過程。

  專家介紹說,據史書記載,中原王朝向海南當地居住的少數民族索取沉香,自漢代已經開始。至唐代,儋崖(儋州)「土貢金、糖、沉香」。兩宋時期,海南歸屬廣南西路,下設昌化軍、朱崖軍、萬安軍、吉陽軍四軍。權力交叉,官吏不作為。宋時官吏採辦沉香的腐敗行為,進一步加劇了沉香生態鏈的斷裂。在利益的驅使下,砍伐沉香漁利者不斷,有的還重金賄賂黎人為之砍伐。眼睹此情此景,貶謫海南的蘇東坡曾作詩抨擊亂砍沉香的行為,詩中寫到:「沉香作庭燎,甲煎紛相和。豈若炷微火,縈煙嫋清歌。貪人無饑飽,胡椒亦求多。朱劉兩狂子,隕墜如風花。本欲竭澤漁,奈此明年何?」 沉香生產週期長,蘇東坡以敏銳的目光,洞察到狂砍沉香取利,一定會造成「竭澤而漁、焚林而獵「的嚴重後果。

  元代,海南黎族地區繼續向朝廷進貢檳榔、沉香等。據史書記載,元代因供給占城(越南)軍餉,各種朝貢之苛重,較宋代有過之而不及。

  及至明代,瓊州府向朝廷貢物,從永樂初形成定制。據《正德瓊台志》記載,「國初未聞私貢,永樂乙酉撫黎知府劉銘率各州縣土官入貢馬匹、沉香……

  順治五年,清兵佔領瓊州,統治海南。據《瓊州府志》載:「(官兵)或借官司名色,或借差吏橫眉,飭取貢香、珠料、花梨……等貨,奔走無期,猶索腳步陋規,膏脂盡竭。」此類擾民惡行,在清一代地方志中比比皆是。

  專家表示,地方官員暴征橫斂的行為,讓海南野生沉香資源日益匱乏,這也讓清朝政府中的一些有識之士看到了其中的危險所在。康熙七年,崖州知州張擢士覺察到沉香采辨之艱難,並針對賦貢徵收之流弊,斗膽上書朝庭,請免供香。他在奏折中言辭懇切地寫道, 「伏思沉香乃天地靈秀之氣,千百年而一結,……自康熙七年奉文采買,三州十縣,各以取獲遲速為考成殿最。猾役入其中,狡賈入其中,奸民入其中,即諸黎蠢而亦莫不知寸香可獲寸金,由此而沉香之種料盡矣。若俟再生再結,非有千百年之久,難望珍物之復鐘。」

  到了清代中期,官府不得不在海南部分地區明文規定禁止地方官吏索取沉香。海南省昌江市石碌鎮水頭村至今仍現保存有一塊禁示碑。這塊石碑由瓊州知府蕭應植在乾隆四十四年頒立。碑文嚴禁官吏「騷擾復萌,或借官司名色,或借差役,橫眉飭取貢香……」。

  到抗日戰爭時期,侵華日軍再一次對海南島的沉香資源進行了瘋狂的掠奪。到1950年海南島解放時,島上的野生沉香樹林已經十分稀少,張擢士「沉香之種料盡矣」的預言幾乎變為現實。

  專家告訴筆者,幸運地是,海南在解放後幾十年的時間裡,一直被視為海防前線,維持了相對封閉的環境。在這種機緣下,海南沉香意外地得以休養生息。逐漸恢復出勃勃生機。

  進入21世紀後,海南省政府提出了建設「香島「的發展理念,規劃在島內大力建設芳香南藥生產加工基地,重點開展沉香等芳香南藥加工提取及產品生產。在政府的大力扶持和引導下,海南已人工種植沉香約3.5萬畝,近500萬株,產業規模正在逐步擴大。

  (轉載自南方日報)

推薦 打印 | 錄入:admin | 閱讀:
相關文章      
本文評論   查看全部評論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數
點評:
       
評論聲明
  • 評論要尊重該文章的作者
  •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- 五戒十善,不要謾罵
  •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
  •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
  •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